动态信息
您的位置: 首页 > 中心动态 > 动态信息
【聚焦】中美贸易战观点交锋: "一带一路”VS“美国优先”

7月22日,由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金融研究中心、“N+C”投融资论坛、走出去智库(CGGT)共同主办的“贸易摩擦背景下‘一带一路’投融资机遇把握与风险防范”闭门研讨会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成功举办。

本次研讨会由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投资司副司长韩志峰主持,走出去智库(CGGT)创始人、CEO白桦作为主办方代表致辞。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清华大学经经济管理学院中国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何一平,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走出去智库(CGGT)专家、英国大英帝国员佐勋章获得者、英国TCA公司董事主席、世界银行前首席发言人、英国牛津大学Said商学院牛津谈判课程创始人、项目主任Tim Cullen,走出去智库(CGGT)首席专家、国务院国资委外国专家顾问、中伦律师事务所高级国际顾问吕立山,中国中车集团青岛四方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邓小军等中外专家围绕宏观战略、国际谈判、国际资本流动、中国高铁国际化道路等方面内容做了精彩演讲。

本次研讨会获得天津仁爱集团的支持,中国施工企业管理协会、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世界贸易网点联盟北京中心、中非基金、中拉基金、中美交流与发展基金会、中材国际、中电建、国家能源集团等企事业单位负责人参加了闭门研讨会。

现将演讲嘉宾发言的主要内容整理如下,供中国走出去企业管理者和投资者参考。



要点


1、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美国发起的这场“贸易战”,理念是“美国优先”,是用一个国家的规则替代全球规则。而“一带一路”的核心理念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是两条道路之争,代表了世界两种最大力量的抗衡。

2、英国大英帝国员佐勋章获得者、世界银行前首席发言人Tim Cullen:特朗普总统自诩是一个伟大的谈判者,但是他已经破坏并且打破了不少谈判原则。

3、走出去智库(CGGT)首席专家、国务院国资委外国专家顾问、中伦律师事务所高级国际顾问吕立山:预计在2030年中国境外投资额会增长10倍,解决跨境投资中的常见问题需要专业的团队建设,以及应用专业的投资工具。

4、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何一平:“一带一路”是否能打破世界经济对欧美市场的依赖性,以适应当前产业转移和资本流动的趋势,这是“一带一路”的重要意义所在。

5、中国中车集团青岛四方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邓小军:中国高铁系统的产业链和技术链构建比较完备,这是高铁“走出去”非常好的基础。



正文



研讨会现场


随着世界主要经济体之间特别是中美贸易摩擦的不断升级,以及美国试图改变WTO的最惠国待遇原则,全球性贸易风险日益加大,国际投资环境的不确定性持续增加,国际经济秩序面临重大调整,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所创造的价值空间更加凸显。在这一背景下,中国企业如何发现跨国投融资的蓝海,发现机遇、规避风险,已经成为各界共同关注的焦点。



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投资司副司长韩志峰主持研讨会



走出去智库(CGGT)创始人、CEO白桦致辞

走出去智库(CGGT)创始人、CEO白桦在致辞时表示,走出去智库合作伙伴牛津经济研究院预测,中美“贸易战”对中国GDP增速有0.1-0.7%的下行风险,而且可能还会更糟糕。美国将中国6031种产品列入了加征关税的名单中,包括52%的中间品,43%资本品,重灾区是中国的智能制造、航天航空、信息技术和器械设备。世界不是孤立的,“一带一路”将受到来自各方面的挑战,如何做出预判和对策,需要寻找突破的路径。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做主旨演讲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表示,由于中国改革开放,快速崛起,中国成了世界经济、政治、外交、军事最大的变量,改变了当前世界的格局,改变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这种权重关系。

美国发起的这场“贸易战”,理念是“美国优先”,是用一个国家的规则替代全球规则。而“一带一路”的核心理念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使全人类能携手建设更加美好的地球,实现人类更加美好的明天。这是两条道路之争,代表了世界两种最大力量的抗衡。如果从中美之间来说,是国运之争;如果说从人类来说,是昨天和明天之争,也就是过去和未来之争。



走出去智库(CGGT)专家Tim Cullen做主旨演讲

走出去智库(CGGT)专家、英国大英帝国员佐勋章获得者、英国TCA公司董事主席、世界银行前首席发言人、英国牛津大学Said商学院牛津谈判课程创始人、项目主任Tim Cullen认为,当前“贸易战”时局已经非常紧张,需要通过国际谈判来解决纷争。在国际谈判中有八大原则:第一,要感同身受,谈判时要考虑对方的利益;第二,要充分了解谈判者个人的理念或者偏见,以及行事风格;第三,优秀的谈判者善于打造盟友圈;第四,一定要有一个明确的谈判目标;第五,要互助互利,实现双赢;第六,在谈判的时候尽可能抛出更多的谈判点,因为谈判点如果越多,能够抓住获利的机遇就越多; 第七,要尊重对方,而不要威胁;第八,要有耐心,不要让对方牵着节奏走。

中美经贸谈判,特朗普总统自诩是一个伟大的谈判者,但是他已经破坏并且打破了不少谈判原则,在这种情况下,就会让大家看到特朗普政府特别难以打交道。谈判原则其中之一,就是一定要和盟友达成一致意见,而不是简单地和对手达成一致意见,但是美国在这一举动上做的非常不明智,在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时,就直接针对他们最亲近的盟友加拿大的钢铁产业实施了惩罚性的关税。特朗普表示要退出WTO,但美国WTO贸易代表都不赞成这个提法。因此,特朗普的一系列行为并不让人称道。



走出去智库(CGGT)首席专家吕立山做主旨演讲

走出去智库(CGGT)首席专家、国务院国资委外国专家顾问、中伦律师事务所高级国际顾问吕立山表示,走出去智库受上海市商务委的委托,做了10个国家的国别报告以及其他专题报告。通过在30多个国家进行调研,收集了80多个国际投资案例,总结出30个中企走出去投资时的常见问题,并提供了解决问题的方法论,据此出版专著《国际并购游戏规则:如何提高中国走出去企业成功率》,该书由中投公司副总经理祁斌作序。

这本书谈到的30个的问题,其中包括跨境投资外国政府审查问题。很多外国政府担忧有不对等的竞争,包括美国和德国,原来限制的是军事或者核能技术,现在更加注重到数字化技术的竞争,因此美国最近加强了CFIUS的监管,其他的西方国家也有类似的想法。另外一个概念就是竞争主体,原来西方国家认为提供一个公平公正的国际舞台,让企业之间竞争,但是现在越来越多是国家与国家的竞争,这会改变外国监管者的想法。

我们预计在2030年中国境外投资额会增长10倍,但目前这些跨境投资中的常见问题必须早日解决,因此需要专业的团队建设,以及应用专业的投资工具。走出去智库(CGGT)主导研发的合通机器人(docQbot),是国内首个综合性线上/线下合同自动生成云工具,可在15分钟内生成定制化的符合国际标准的高质量双语合同文件,包含20 大类可用于境外投资和外贸交易的中英文基础合同模板,亦可为用户提供国外本地化的优质法律顾问支持,帮助中国境外投资者和外贸公司提高跨境交易管理水平,避免常见问题的发生,从而在境外投资和外贸交易中取得更大成功。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何一平做主旨演讲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何一平认为,经济全球化从二战之后已经持续几十年,当前国际资本流动也达到了空前的规模,并与经济全球化彼此呼应,因此,对于全球资产配置以及投资决策,必须依赖于国际资本流动和全球经济分工产业转移的发展变化进行分析。

过去几十年全球产业转移趋势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20世纪50年代第一轮浪潮,是从欧美国家向日本等实施制造业的产业转移;到60年代和70年代第二轮浪潮是欧、美、日向亚洲四小龙实施产业转移;到80年代第三轮浪潮,是欧、美、日和亚洲四小龙向中国沿海地区包括珠三角、长三角和环渤海地区制造业产业转移;近年来新的一轮转移,是中国沿海地区大量制造业、服务业企业正在向中国内地以及周边的一些国家,包括越南和柬埔寨进行转移。

国际产业的转移必定伴随着国际资本流动。贸易顺差国、逆差国以及资源输出国的格局形成,主要成因是国际产业转移。另外,可以很清晰地看到过去几十年双向资本流动的一个逻辑,发展中国家是过剩储蓄的,国际资本从发展中国家流向发达国家。

因此,“一带一路”是否能打破世界经济对欧美市场的依赖性,以适应当前产业转移和资本流动的趋势,这是“一带一路”的重要意义所在。结合中国全球化影响,“一带一路”是重要的投资机遇,根据我们的研究报告,TMT行业、制造业行业、生物医疗和消费行业,是四个主要的投资方向。



中国中车集团青岛四方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邓小军做主旨演讲

中国中车集团青岛四方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邓小军谈到,中国高铁系统包括线路、供电,还有车辆和信号,产业链和技术链构建比较完备,这是高铁“走出去”非常好的基础。2017年的年底我国高铁运营里程已经突破2.5万公里,到2020年能到3.8万公里,占全球高铁里程60%以上。另外,我国高铁运营环境比较多样性,高温、高湿、高风沙、高海拔等都有运营经验,可以分享给世界的各个地区。

目前,高铁的国际化发展机遇有三个层面:第一个是国际市场发展需求,根据德国SCI Verkehr发布的2018年全球轨道交通市场规模1.48万亿人民币,这可能还没有完全包括中国市场,因为我们现在每一年轨道交通投入是8千亿,还不包括我们一些地方的地铁投入。第二个层面,“一带一路”很多国家也制订了中长期规划,如印尼有2015年-2019年中长期规划,泰国是2015年-2022年,东盟十国也有自己互联互通的规划,还有俄罗斯,印度,沙特,都有长远期的线路规划。第三个层面是社会发展的趋势,在国家经济中高铁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对人员流动、繁荣经济、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起到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

高铁“走出去”的挑战包括政策因素和地缘因素,第一个是政治环境的挑战。墨西哥的项目就是由于政府变更而终止,泰国大米换高铁项目也停了。因此国家的政治和政局非常关键。第二个是本地化适应性的挑战,一方面是是法律法规,另一方面是运营环境,如中东沙特、阿联酋的环境是高湿,而且风沙特别大,所以对技术方面要特别验证。第三是人文环境,如宗教方面。第四是全寿命周期的一些因素,主要是维修、养护,过去我们只是提供产品,现在国外要求我们全部承担,如阿根廷项目和埃及项目。还有来自竞争对手的挑战,国际竞争会越来越激烈。

面对机遇和风险,我们首先把自己的实力做强大,苦练内功,形成国际化的视野和国际战略以及人才队伍,提升管理水平。中车现在的目标是做一个受人尊敬的国际化公司,两个核心词,一个是受人尊敬,一个是国际化公司。另外是紧跟着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和“走出去”战略步伐,抓住国家的重大战略机遇,以及通过国内的产业链提升能力向国际用户提供系统的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