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信息
您的位置: 首页 > 中心动态 > 动态信息
回顾 | 张元林:区块链让行业生态自由运转



张元林对区块链在文化产业中的应用进行了介绍——在对版权或知识产权类数据确权认证时,可将数据准确标识在区块链上。未来,在区块链平台进行功能性操作、价值转移和权属认证时,亦会带来极大便利。他表示,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可能会颠覆包括文化产业在内的众多行业的生产关系,由此产生经济动能可以推动整个行业生态的自由运转,从而创造更大的价值。

以下是演讲实录:

非常高兴在文化的区块链应用这个领域和同行一起做一个交流。

今天我讲的内容,主要是文化和区块链的结合,区块链的背景大家都比较了解了,我就不再展开了。直接进入到主题,区块链在文化产业的应用,可能分两个层级,白硕老师说了关于后数字货币时代的区块链应用,区块链技术的发展,讲得非常好。实际上不是在区块链的底层应用和底层技术上做太多的工作,我们更多是把区块链在特定的行业,它有什么样的实际用途。

第一个层面,叫确权和认证的环节,可以实现不可篡改的数据的记录,包括在流转过程中,对数据来说,也能够保证它的真实性。所以它可以用在对版权,或者说是知识产权类的数据确权的认证上。可以将数据准确的标识在区块链上,同时在未来的区块链平台进行任何功能性的操作,进行任何的价值转移和权属认证的时候,我们相信这个数据,特别在文化产业里面会带来很多的便利。



实际上要解决几个问题,仅仅是讲区块链数据不可篡改,在应用上讲的效率还是有问题的,第一个就是要解决线下资产和区块链线上资产一一对应的问题,技术上确实解决了权利的确认,未来版权的确认机构,包括版权纠纷的解决机构,在区块链上的数据作为采信数据作为权属关系的判定,这个是在文化领域里面,在版权应用,在知识产权应用领域来说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基本功能。

我们要讲区块链在文化产业的应用,当下可能还没有触碰的,或者没有太充分展开的一个领域就是通证经济。其实我们讲所有的经济活动,都是一种激励,都是一种内生的动力,这个内生的动力从何而来,归根到底来说都是创造价值。怎么去创造价值,我们需要一个好的技术的支撑,在没有互联网,没有信息技术的平台时代,其实我们是靠法律文本,我们靠的是国家对社会建立了一套,从中介服务到仲裁机构,到法定权利支撑的这么一套运转的机制来实现的。


未来如果我们可以把权利用技术的方法来实现,那会对整个这个行业带来非常大的一个底层重组的动能,这就是生产关系的问题。在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不论是文化行业,还是任何其他的行业也好,我们看到的区块链应用,其实都还在萌芽阶段,远远没有真正在这个世界可以去说,哪一个行业已经被区块链去改变了。当然金融行业可能会更加往前走得快一点,在其他的更偏应用型的行业,在目前为止只是在逻辑上做探讨。

区块链可以去发行,或者用通证的形式来去表征,或者来代表一些权益,所以这个权益通过它的流动,通过它的分配,通过它的机制设计,来激励和参与到某一个项目,每个经济系统的参与者,从而为大家带来经济动能,能够让这个社会,能够让这个生态,能够自由的运转,创造更多的价值,这是未来的区块链在文化产业应用的一个最主要的战场。



从逻辑上推论,我们可以看到区块链在文化产业应用上有一些可能的路径。特别是从内容生产端来说,对现有的文化产业的格局不太满意的一点,就在于中间系统,刚才有嘉宾已经讲到了中介机构过于强大,特别是作为单一的生产者来说,很难去面对这种强力,他的相应自我保护能力就会比较低。另外在这个行业会缺少一些信用,今天的主题是区块链和信用,所有行业借助区块链的系统,就能很好解决信用的问题,就因为加上了通证系统这样一个惩罚机制,会让区块链平台上运行的个人,会珍惜自己的信用,珍惜自己的羽毛,做出避免违背和损害自己的行为,人人都是在这个机制约束之下,我们可以相信相对于原来的技术系统的时代,个人和机构的行为在信用方面的得分,肯定会大大的提高。如果所有人都按照这种模式,来去管理自己的时候,因为这种征信信用,因为信用失分可能会导致自己的生活,包括自己的发展受限的时候,它会对信用特别珍惜,这个时候我们会迎来一个信用大幅度改善的时代,甚至会实现人人守信,甚至所有机构都非常守信的一个时代。

文化行业还有粉丝管理的问题,社区激励的问题,产业链协作的能力,还有行业中小企业多,创业企业多,他们的融资问题,这在当下文化产业普遍面对的共性问题。

通过确权,通过通证经济的改造,我们可以可能会看到一些好的变化,不一定能证明这个模式的成功,但是在这个方向上做了很多的探索。首先是对通证的去中介化,对大的平台,对大的机构,对区块链的重新组织,对产业链的重新组织,特别是对内容的生产者,对内容创造者有一个更好的回报机制。还有社区激励,对项目动态的估值,可以让这个项目一开始的时候,可能会获得相应的资金资源,能够支持它从小到大。还有为参与这个行业的从资金贡献上来说,会带来一个权益转让的便利。

中财研究院会针对文化产业的细分行业,都会罗列当下市场上走得比较快的例子。我们在会议上跟大家一块分享几个应用案例:

在版权保护领域
纸贵科技最早做版权保护,我们讲这个例子,也是市面上已经在做的一个项目,他们初期想实现去中心化,保护创作者,最终是为创作者带来有效的回报。实际上在中国的当下,大家都知道在通证领域里面,有很少一部分是属于合法的部分,大部分来说是没法运行的,是被绑住了手脚的项目,很难实现设计的初衷。这个设想和我们设想的对区块链行业带来的帮助,这是一脉相承的。


在文化旅游行业
文旅行业其实有项目已经开始在对当下在线旅游分发的平台,做一些所谓的变革和尝试。这个项目设想从平台、商家、用户、交易各个环节,通过通证的介入,然后让双方都开始守信,同时压缩中介平台的控制权力,最后实现对各方的真实赋能,这只是一个构想,从实际的运行效果上来看,由于本身代币在国内运行的问题,实际上不可能达到这样一个目标的。


在内容分发平台
内容分发的平台,主要是从信息基础设施的角度来涉足,会把带宽和存储做一些共享,让分发中介的环节的成本大幅度的下降,从而使内容的创作者得到更多的分成。实际上运行来说,也是处于一个非常萌芽,非常早期的状态。



在文化金融行业
在这个行业里面存在着很多的中小初创企业,特别是创业型公司往往都是小公司,在当下来说,中国的金融市场是以银行为中心的资金分配的模式,在基金做补充和辅助,但是作用实际上是有限的,对整个文化行业的金融支持的力度远远是不够的,市场实际上存在着很多的失效,很多的低效因素。如果我们借助与区块链搭建的平台,实际上能够给这个行业很多的金融赋能,这个一定会挑战当下的政策,法律上的问题,我把它定义为第三阶段。


区块链整个在文化产业应用领域是分层级来实现的,我们看到的第一层级,就是做确权这一层,现在我们讲的版权也好,讲的溯源也好,都是在确权方面做工作,不涉及到通证的设计,不涉及到经济的重构,不涉及到触及当下法律上的限制,但是能够给行业带来的效率是特别有限的。

第二个层级是我们接下来可以重点去关注的,如果国家的DCP开始在应用,我相信这个部分有可能异军突起,会快速的突进,一定要应用到通证和生产组织的重新设计。

第三个层级是进入到文化金融环节, 生产要素的重组真正引入到比较顶层的模型,在资源分配上创造新的模式,反向对文化产业业务运行产生革命的效率,这个还要等待很多的政策、法律等要素具备了以后,才可以实现。


除此以外,除了政策和法律问题以外,其实我们对区块链无论在文化产业还是其他的应用上还要抱以足够的耐心,当下还有很多的问题没有解决,在每个行业里面都需要一个基础设施和基础的条件具备,才会形成向区块链完整的迁移。第一部分想讲在文化产业里面,无论从个人,还是从企业,还是从行为,这些方面都并没有完成区块链化,没有完成链改,所以它不可能形成一个单一的区块链文化领域的应用。


第二个整个迁移过程,社会教育的过程,特别是中心化的机构,他要采用区块链的技术,去实现区块链的迁移,这个过程还会很漫长。另外如果采用(功能)系统有可能会带来我们对未知的一个世界,未知的一个风险,大家还要小心面对。


时间关系,我今天的分享就在这里,希望大家关注我们,未来有机会再跟大家做分享。